【看展覽】曾為世上人口密度最高社區 九龍城寨珍藏照片展

2019-10-24
来源:橙新闻

   【橙訊】立足本土的上環Blue Lotus Gallery又有新展覽,這次由外籍藝術家Greg Girard(格雷格‧吉拉德)和 Ian Lambot(林保賢)攜手呈現的作品展為“City of Darkness”(《黑暗之城》),旨在展現及探索已在香港消失的九龍城寨。

【看展覽】曾為世上人口密度最高社區  九龍城寨珍藏照片展

  Greg Girard: "Kowloon Walled City Night View from SW Corner",Hong Kong,1987

  「三不管」的九龍城寨

  在將近 50 年的時間裡,九龍城寨這個引人入勝的社區,在香港的心臟燙下了一個黑色的烙印;由於沒有立法規管,該區幾乎沒有提供基本居民服務、規劃、法律或建築的標準尺度,這座城市不僅得以倖存,且一直蓬勃發展。在英國、中國和香港政府完全忽視的「三不管」狀態下,到底如何在現代都市中,沒有任何行政監督下,存在著像這樣的地方?又有誰會選擇住在這裡?為什麼?

  建築師 Ian Lambot 和專業攝影師 Greg Girard 在 1987 至1992 年間,幾乎每個月走進城寨裡,沉迷地拍攝這座即將清拆的城牆,因為「儘管城寨有其令人畏怯的缺點,但當中的建造者和居民卻成功創造出,就連現代建築師利用大量資金和專業知識都未必能夠擁有的東西:這座城市並非一座『有組織的巨型建築』,沒有已固定的生活基準賦予居民,而是因應用戶不斷變化的需求,從供水到宗教的各類需求逐步滿足,還營造出屬於這個單一巨大體的溫度和親密度……」

【看展覽】曾為世上人口密度最高社區  九龍城寨珍藏照片展

  Greg Girard: "Noodle Factory and Family Residence",Hong Kong, 1989

【看展覽】曾為世上人口密度最高社區  九龍城寨珍藏照片展

  Greg Girard: "Rooftop and Plane", Hong Kong, 1989

  距城寨被清拆將近30年,這系列給予這個非凡的社區⼀套獨特見解。九龍城寨的全盛時期擁有35,000位居民,迄今為止仍然是世界上人口密度最高的社區。自1994年,清拆的多年後,城寨得到永垂不朽的美譽,因為它展示出一個現代主義中建構出的反烏托邦空間,混合了污穢、黑暗、隨意的混凝土、過度擁擠的空間,孕育出⼀種令人不安卻又無法抵擋的佳釀;這種佳釀經常出現於電影、電子遊戲或作為在書中被引述的內容,喚醒大家只有城寨才能創造的東西是甚麼。

【看展覽】曾為世上人口密度最高社區  九龍城寨珍藏照片展

  Ian Lambot: "Aerial View #2", Hong Kong

【看展覽】曾為世上人口密度最高社區  九龍城寨珍藏照片展

  Ian Lambot: "South Facade", Hong Kong, 1989

  《黑暗之城:九龍城寨的日與夜》序文節錄    文:Peter Popham

  「烏天黑地的同時,伴隨令人難以置信的潮濕。昂然挺立在這裡是絕對不可能的,因為一巷的屋頂配襯著混亂的膠水管,其中還有許多正在滴水。當你甫踏進裡頭,種種異味就撲鼻而來:首先是潮濕,然後是所有其他潛在的氣味;然後,隨著你的步伐踏前,你會開始聞到香氣——在屋外燒柴……或像木炭的氣味;緊接有點腐爛的豬腸、酸酸甜甜的烹飪、未熟或已經壞掉的魚腥味出現;接下來是工廠燃燒膠料味、夾雜一點拋光劑味,然後香氣又再出現、發霉味緊隨在後。光線充斥著暗淡的深綠色:無盡的漏水濺到石頭上。

  一條特別陰森的小通道——腳下充滿濕滑的海綿,一隻老鼠突然跳過——引領你進入天后廟。它的院门被鐵絲網遮蓋著,免受日常從樓上窗戶掉下來的垃圾侵害,結果鐵絲窗充斥大量日積月累的污垢,日光被這些污垢物過濾掉了,透得像森林裡輕盈的落葉一樣。所有這些人為參與的劇烈活動、惡習、怠惰和工業活動,都從被視為理所當然的控制措施中所免除,導致出形成這樣一個環境,它像熱帶雨林的心臟地帶一樣,予人豐富而多樣的官能感覺。

【看展覽】曾為世上人口密度最高社區  九龍城寨珍藏照片展

  Ian Lambot: "Water Standpipe #2", Hong Kong, 1991

  導遊和我爬上了公寓樓的台階。到底誰會在這樣的地方成為一名郵差?但是這裡的確有郵遞服務,並且由於一巷和街道沒有識別的居民編號,郵差經已自行設計了一套系統,大致在每家每戶門外塗上了複雜的數字作為參考。我們繼續攀爬,然而慢慢地一切變得順利一點。異味被稀釋了,氧氣之類的東西發揮出它的作用,光線變得明亮,我們終於出現在屋頂了。這是城寨僅有的多餘空間。從那裡觀看這個地方令人驚嘆的規模,更顯而易見出城寨本質上就是一團建築物。你可以從屋頂上一覽無遺,儘管這些單位緊密地捆綁在一起,但每個都有屬於自己的歷史,就像不同陌生人擠在地鐵車廂內⼀樣。有些屋頂擁有以磚、鐵或塑料的自製的頂蓋,但所有不同頂蓋都彼此靠近,敏捷的貓兒可以不費功夫地在屋頂上盤旋。

  然而城寨從來沒有真正掌握過的市政服務之一就是垃圾收集,居民以某種方式處理了有機垃圾,但無機物品——例如舊電視機、破爛的傢俱、殘破的衣服、彈簧床褥等等,都擠到屋頂上丟棄。在屋頂上、在這堆垃圾中,村落的生活仍然繼續。上千個電視天線之間串起了洗淨的衣物。小孩子在老婦人的眼底下耍玩著像跳房子的遊戲。白鴿子發出嘶啞的聲音、而每隔十分鐘左右,另⼀架珍寶噴射客機就會直奔城寨似的,降落在啟德機場,而且掠過的地勢如此之低,實在令人驚訝它竟然從來沒有降落在花哨的衣物當中……」

【看展覽】曾為世上人口密度最高社區  九龍城寨珍藏照片展

  Greg Girard: "Noodle Factory Desktop", Hong Kong, 1989

  《黑暗之城:九龍城寨的日與夜》由首次出版成書以來,迄今已售出超過 25,000冊。在是次展覽中,《黑暗之城》將展示與城寨有關的印刷品、書籍和其他紀念品,帶你重新進入這個往昔的、神秘的城寨。

  藝術家小檔案

【看展覽】曾為世上人口密度最高社區  九龍城寨珍藏照片展

Ian Lambot

  Ian Lambot(林保賢)

  來自英國,在大學時主修建築,曾在羅傑斯建築事務所(Richard Rogers Partnership)任職,於1979年來到香港後,在此地住了二十年,期間被九龍城寨深深吸引。曾經營建築模型製作工作室,又與福斯特建築事務所(Foster and Partners)合作(匯豐銀行興建項目的早期階段),其後成立Watermark Publications,多年來出版無數有關建築和工程的書籍,包括四冊關於福斯特(Norman Foster)建築作品的書,還有《黑暗之城:九龍城寨的日與夜》。他現居英國,並繼續從事設計和出版書籍工作。

【看展覽】曾為世上人口密度最高社區  九龍城寨珍藏照片展

Greg Girard

  Greg Girard(格雷格‧吉拉德)

  知名加拿大攝影師,作品主要探討亞洲大城市在三十多年間的社會和實體變化。他與Ian Lambot共同撰寫了正式記錄香港九龍城寨的著作《黑暗之城:九龍城寨的日與夜》。迄今為止,除上述經典著作外,他還出版了七本攝影集,包括《HK:PM》、《Tokyo-Yokosuka 1976-1983》、以及經已出版第三版,由小說家威廉‧吉布森(William Gibson)寫序,並被英國《獨立報》評為有史以來十大攝影書籍之一的《Phantom Shanghai》(Magenta, Toronto, 2007)。他作品獲加拿大國立美術館、安大略美術館、溫哥華美術館收藏,還見於其他公共和私人藏品之中。

【看展覽】曾為世上人口密度最高社區  九龍城寨珍藏照片展

  Greg Girard: "Convenience Store with Living Quarters", Hong Kong, 1989

  City of Darkness《黑暗之城》展覽

  展期:2019年11月8日至12月8日

  地點:香港上環磅巷28號地下Blue Lotus Gallery

  時間:逢星期三至日11:00-18:00

  Ian Lambot分享會:11月9日16:00-18:00

  活動網站:https://bit.ly/33Tyr0z

  *詳情以活動網站為準

[责任编辑:郭玉桔]
网友评论
相关新闻
安徽快3 安徽快3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官网 北京赛车时间表 秒速时时彩开奖 快乐飞艇 秒速时时彩开奖 秒速时时彩 北京赛车微信二维码进群玩