荼毒孩子的黑手罪不可赦

2019-08-31
来源:香港商报网
此前團體到旺角教協抗議,強譴責教協煽動學生罷課。
 
  全國政協委員、香港島各界聯合會常務副理事長葉建明
 
  上周末,暴力分子在荃葵青區多次衝擊警方防線,用各種暴力工具追打警員,暴力行為達到又一個恐怖的程度。在非法行動中,警方共拘捕36人,年齡最小的只有12歲。該名12歲男童原本將在新學年升讀中一,現涉「非法集結」被捕。據稱,這是自6月12日暴力衝擊行徑發生以來,被拘捕年齡最小的學生。據悉,自暴力動蕩開始,先後已有5名不滿16歲的學生在暴力現場被捕。
 
  不應煽動少年參與暴亂
 
  看了這則新聞,既心痛,又憤怒。12歲的小學畢業生,還沒有開放的花朵,心智尚未成熟,相信對何為「政治」懵然不知,卻衝在暴力違法的一線,在政治暴力事件中被拘捕。憤怒的是,是誰把這些天真的孩子推上違法的第一線,讓他們不僅承受身體上的危險,更在人生的路上留下灰暗的一筆?下一代是香港的未來,我們必須呼籲徹查背後黑手,查清是誰在荼毒孩子。無論是政客,還是教育界中人,他們必須為煽動青少年暴亂負責,其罪不可赦。
 
  香港740萬人中,已婚人口380萬,初步估計,大約有300萬人是為人父母。孩子從懷胎十月、呱呱落地、步履蹣跚到成年,父母付出多少操心無法計算。孩子是父母的希望,對多數父母而言,即使不期待孩子大富大貴,也衷心祝福子女有個平平安安的一生。但是,人生會有很多條岔道,孩子的成長也充滿風險。一失足成千古恨,無論是家長,還是學校、社會,都有教育孩子遵紀守法,行之正道的責任。特別是在這個紛紜複雜的世界,需要培養青少年獨立思考的能力,客觀認識世界包括客觀認識家國的能力。其中,本國的歷史與文化將是支撐這些能力的樑與柱。
 
  最近的一些示威場景很「辣」眼睛。一些年輕人舉着美國旗、英國旗,給人感覺他們是在為美國和英國而「戰」。中國有一句成語叫做「數典忘祖」,比喻忘本,對本國歷史的無知。這個詞用在這樣的畫面裏十分恰當。為什麼這些年輕人做親者痛仇者快的事情,人們普遍對此不理解。青少年對本國、本地歷史的認識不是像陽光一樣自然照射在身上,它需要像小苗成長那樣悉心呵護,澆灌水和養分。無知,源自於中國歷史教育的缺失。回歸22年間,一批有識之士,特別是一批歷史學者強烈呼籲要加強中國史的教育,可迄今沒有結果。是什麼人在阻撓中史的教育,影響整整一代人的價值觀?昨日之因,今日之果,歷史是不會放過他們的。
 
  勿把孩子推上違法不歸路
 
  沒有真實的歷史觀和家國概念,空曠的大腦就難免被偏執佔據。2012年「反國教」運動,我們反覆聽到一個詞,那就是「洗腦」。反國民教育者宣稱國教是給孩子們「洗腦」,竭力妖魔化全世界任何一個國家都不會忽視的國民教育,叫停了青少年認識國家的一條正途。但事實上,回看這些年,孩子們卻真真正正被反對派不斷「洗腦」。「違法達義」,就是他們植入孩子們頭腦裏的特洛伊木馬。此次風波中,反對派政客一如以往,用「民主自由」、「沒有暴力,只有暴政」、「黑警」等簡單的口號,衝擊孩子們空白的大腦,讓這些尚處於簡單衝動年齡段的青少年視暴力為遊戲,以「勇武」為驕傲。某電視台採訪一名中大學生對暴力的看法,這名學生說,被警察拘捕的人是和平示威。但當主持人放出暴力現場視頻後,她表示,「他們咁做是被政府迫出來的,不算犯法」,並反覆告訴主持人,是「專業顧問」和「professors」告訴他們這樣的觀點。正是這些「專業顧問」和「professors」,把那些孩子們騙到了暴力的第一線。而越來越多的象顯示,這些人包括其背後的勢力,不僅給青少年洗腦,還為他們參與暴亂提供各種經費和培訓。
 
  自2014年「佔中」以來,不少有識之士發出疑問,為什麼參與非法行動的人中間,沒有那些「知名」政客的孩子?今次修例風波引發的暴力違法事件中,有800多人被捕,但他們中間有一人是那些政客的孩子嗎?一名40多歲有房有車的中產在匿名接受媒體採訪時說,他參與了「抗爭」活動,但是他只是出錢為「抗爭者」提供物資,在「抗爭現場」也只是做一些傳遞物資的工作。他說,他為什麼要這樣做(提供物資),是因為他支持「運動」,但沒勇氣(到暴力違法前線),而那些年輕人「有勇氣」,所以他必須為年輕人做點什麼。
 
  這個「大實話」背後的現實很殘酷:成年人知道如何「達義」也不能違法,如何憤怒也不能暴力,但這個鐵律原則只針對自己。而年輕人是「義士」,會有怎麼樣一個後果那就得他們自己負責。這是成年人的可恥,是這次動蕩中一些人與暴力「不篤灰,不割席,不譴責」的內心小算盤。這些成年人的「小算盤」鼓勵了孩子們暴力升級,客觀上把青少年推上違法的不歸路。事實上他們就是暴力的同路人。
 
  暴力動蕩已經歷時兩個多月,暴力持續下,危城將傾,沒人能幸免。當然,別有用心者和他們背後的勢力是得益者,他們毀掉香港的目標達到,他們中的一些人會逃到國外,國外政治勢力會給他們以庇護。但輸家是廣大市民,包括那些打「小算盤」的市民。而最大的輸家,是那些懵懵懂懂被推上暴力前線的青少年,包括那名12歲的孩子。此時此刻,我們需要像當年魯迅那樣疾聲呼籲:救救孩子!
[责任编辑:李振阳]
网友评论
相关新闻
秒速时时彩开奖 安徽快3 上海快3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平台 秒速时时彩 秒速时时彩官网 秒速时时彩 吉林快3